蔡子強﹕從「朝三暮四」到「朝七暮零」

標準

本來我唔係好鍾意響個網誌寫政治野,因為政治像硬屎,不能碰。平常只會和熟人聊,不過有時候看到好文章都會破例

蔡子強﹕從「朝三暮四」到「朝七暮零」

蔡子強﹕我反對政府派錢,因為我認為公共財政有比起如此遠為有意義的用途。圖為團體假扮會「吐錢」的財政司長曾俊華。

【明報專訊】莊子曾說過以下一個寓言:「狙公賦芧,曰:『朝三而暮四。』眾狙皆怒。曰:『然則朝四而暮三﹖』眾狙皆悅。」(《莊子.齊物論》)

翻譯為白話,意思大致如下:有個養猴子的人,對一眾猴子說:「以後伙食如此安排,每天兩頓飯,早飯三顆栗子,晚飯就四顆栗子。」猴子聽了後很生氣,群起抗議。狙公腦筋一轉,遂改口說:「那麼早飯給你們加到四顆栗子,晚上就改作三顆栗子吧﹗」猴子一聽到早飯給加了一顆栗子,便大為高興,深深感激狙公順從民意。

這就是成語「朝三暮四」的來由。很多人以為「朝三暮四」這個成語,就是「朝秦暮楚」,看風駛渎的意思,其實,從中可見,那是諷刺只顧眼前的短視行徑。

香港人當然不是猴子,但短視行徑卻沒有兩樣,正如施永青所言:「以香港人的品性,不要說朝三暮四不肯接受,朝四暮三也一樣不高興,他們寧願朝七暮零。」

公共財政有比派錢有意義用途

於是大家關心,街頭巷尾熱話的是,政府派的6000元幾時到手,到手後又如何「豪一鋪」。是米芝蓮6000元套餐還是旅行社6000元全包團?是iPad2 又抑或是iPhone4?大家談得興高采烈。至於把6000元儲起來,為日益老化的香港社會及早綢繆,這簡直是開玩笑。

香港人口老化所帶來的威脅,已經說了很多遍,有識之士莫不憂心忡忡。到了2020年,我們慣常說的「人口金字塔」(population pyramid),已經變成了一個「倒轉的金字塔」(inverted pyramid);到了2050年,倒轉的情更到了一個令人觸目驚心的地步。(詳見http://www.nationmaster.com /country/hk-hong-kong/Age-_distribution)

換句話說,我們將要讓少數的青、壯人士,揹上沉重的包袱,去供養為數更為眾多的老年人。如果政府以至整個社會不為此及早準備,有一天必然悔之已晚。

我反對政府派錢,因為我認為公共財政有比起如此遠為有意義的用途,那可以是社會財富再分配,減少不公義;也可以是分擔社會風險,為老人家、孤寡、病患者等綢繆。

有沒有可舉例子﹖

例如,今份財政預算裏,便有擴大公營醫院藥物名冊保障範圍的建議,向醫管局額外撥款2.37億元,擴大名冊中超過50種藥物的使用,由以往要病人自費購買,放寬至每種藥物只收10元,約有5.2萬名病人受惠。我認為這是德政,這才是派錢以外公共財政恰當使用的例子。每次在新聞中看到那些貧病無依,患上特殊疾病卻因負擔不起使用昂貴藥物而飽受病魔折磨的弱勢社群,心裏便一陣難過。但可惜的是,這類的德政,卻在吵鬧和紛擾中,被要求退稅和派錢等民粹聲音,徹底蓋過。

分擔社會風險

有人會反駁說,他們那些中產,每年稅就納這麼多但福利卻那麼少,埋怨這些藥物他們根本不會用得上,為何要這麼不公道,用他們這些納稅人的錢來為別人付鈔?聽了這些牢騷,我會報以一句,如果用不到這些藥物,他們反而應該謝天謝地,上天待他們真的不薄。這就是分擔社會風險的概念,雖然要我以稅款來供款,但卻求神朝拜佛,也希望自己不會有機會用得上。如果用不上,我會報以一顆感恩而非怨懟的心。

一直以來,社會上都有好些聲音,說當澳門人比當香港人幸福,因為在那一邊每年都有幾千元派,所以一直力催香港效法派錢,否則寧願去當澳門人云云。但我也想說一句,這些人其實有沒有仔細考察過澳門當地的公共教育、醫療、房屋等狀,跟香港如何差了一大截﹖如果大家寧願政府把錢簡單派了出去,那麼我們還可以享有今天的公共教育、醫療、房屋等福利嗎﹖大家還可以通過教育、知識來改變命運嗎﹖

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是左手把稅收回來,右手把錢派出去,它要為政府作一個長遠的規劃,分擔社會風險。

香港中產只講覑數?

幾年前,也是在該年財政預算公布之後,我曾在《明報》撰寫過一篇文章,題為〈香港中產只講覑數?〉,力諫當時的民粹主義。幾年後,情況似乎只有變本加厲,自己的無力感有增無減。

當時我寫了以下一段文字,幾年之後,還是很想拿出來與大家分享:

「我自己出身低下階層家庭,父親是個船塢工人,一家3兄弟,如果沒有政府和社會的資助,根本無可能負擔得起讀大學,亦因而無可能通過教育改變命運,實現階級流動。我想這也是香港三四十歲中生代的普遍共同經驗。所以我一直對香港這塊土地,心存感恩。

如果當年的納稅人,也斤斤計較,是否『稅就有份交,福利就無份』,稅款是否流向與己不相干的低下階層之口袋,那麼我相信香港整整一個世代的人,將無法出現階級攀升和集體生活改善,經濟奇蹟和起飛可能也無從談起。

如果有多到世界各地遊歷、見識的朋友,相信不難感覺到,香港的治安、公共秩序、城市管理等,都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身邊不少朋友也認定,香港是全球華人社會中,一個算是可以讓我們安身立命的好地方。只要你看看其他亞洲國家如印尼及菲律賓,便知道幸福並不是必然。如果大家都不認為自己的社會是公義和合理,反而充斥覑不忿、嫉妒,甚至是仇恨,一個社會是不可能安定與和諧的。建立一個公義的社會,便是稅款、公共資源投放及配置的其中一個主題,最終每個階層都能受惠,包括中產。」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