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1

Drive – The Cars

標準

One of my favourite song of the 80s.

Cars – Drive Lyrics

Who’s gonna tell you when
It’s too late
Who’s gonna tell you things
Aren’t so great
You can’t go on
Thinking nothing’s wrong
Who’s gonna drive you home tonight

Who’s gonna pick you up
When you fall
Who’s gonna hang it up
When you call
Who’s gonna pay attention
To your dreams
Who’s gonna plug their ears
When you scream

You can’t go on
Thinking nothing’s wrong
Who’s gonna drive you home tonight

Who’s gonna hold you down
When you shake
Who’s gonna come around
When you break

You can’t go on
Thinking nothing’s wrong
Who’s gonna drive you home tonight

Originally from my old blog, 4 Feb, 2007

廣告

How could you

標準

當我還是傻裡傻氣的小狗時,一舉一動都會令你樂不可支。你稱我為自己骨肉,喚我作心肝寶貝。雖然,我解剖過你幾個枕頭,咬爛過你不少鞋子,但我們還是成為了最親蜜的朋友。

每次我「壞」了,你都會指著我,大叫:「豈有此理!」,但轉眼又會按捺不住,眉開眼笑地把我反過來搓肚子。

我記得多少個 晚上,我在被窩裏,鼻子哄著你,聽著你說秘密、說理想、說夢話。

噢,那是 多美滿的日子。

我們一起散步,一起奔跑,一起遊車河,一起買雪糕(每次你將雪糕吃光,把雪糕筒留給我,便開始說雪糕對狗有害)。

你 上班,我會晒著太陽,半睡半醒的等你回家,有時夢見你,有時想著你。

你愈來愈忙了,除了工作,也開始拍拖。我仍然每天等你,在你心碎、失意時安慰你;無論你對或錯,我都只會默默支持你。你回家,我當然雀躍;嗅出你戀愛的喜悅,我更欣喜若狂。

她,現在是你的妻子了,並不太喜歡狗,但我仍然歡迎她。我對她唯命是從,嘗試用熱情感動她。你快樂,我便快樂。

嬰兒一個個出世 ,我和你同樣興奮。看到他們嬌嫩粉紅的肌膚,嗅著他們的氣味,令我覺得自己也是父母,我也想照顧他們呀。但她,和你,卻擔心小孩子的安全,最後,我不是被關在工作間,就是給困在籠子裏。

唉,我是這樣的愛他們;愛,卻把我囚禁起來。

小孩子慢慢長大,我終於成為他們的好朋友。他們扯著我的毛,戰戰兢兢地走出第一步;他們用小手指戳我的眼,好奇地拉開我的耳朵研究,又熱情地吻我鼻子。

他們怎樣搞 ,我都無任歡迎,畢竟,你已經很少和我玩。我願意付出性命,來保護他們。我會鑽進被窩,聽他們的小煩惱、小夢話,我又會和他們一起,等待著你每天回家開門的鑰匙聲。

從前,朋友問起你有沒有養狗,你會急不及待從銀包拿出我的照片,興奮地講我們的故事。

這幾年,你只會「嗯」一聲,就轉話題;我也早從你的「心肝寶貝」,變回你養的「一條狗」。

我更留意到, 你對養我的支出和費用,開始縐眉頭了。

現在,你要調去上海工作,公! 司為你租住的大廈不准養寵物。你為「家庭」,作出了理性的抉擇。

只可惜, 沒有人提醒你,曾幾何時,我就是你的「家庭」。

很久沒遊車河了,我真 有點興奮,直至,我進入了「愛護動物協會」,貓、狗、絕望、和恐懼的氣味湧進鼻子裏。你填好文件,說:「我知你們會替牠找個好歸宿的。」

工作人員聳聳肩, 一臉無奈。他們都知道,就算有出世紙,為中年犬隻尋找一個家有多渺茫。

你 的兒子尖叫著:「爸,不要讓他們帶走我的狗!」你要撬開他手指,他才肯鬆開我的頸圈。

我實在替他擔心,我擔心你剛替他上的一堂課,會令他一生對友誼、忠誠、愛、責任,和所有生命都需要尊重的價值產生懷疑。

你留下了頸圈和皮 帶,避開我的視線,拍拍我的頭當說再見。趕著開會的你,看看錶,時間已無多;我不用開會,但情況,似乎一樣。你走後,兩位工作人員談起來,說你幾個月前就知自己要調職,為甚麼不自己嘗試替我找戶好人家?她們搖搖頭,說:「豈有此理!」。

工作人員忙得要命,但很看顧我們。當然,每天都有食物供應,但,我己經喪失食慾很久了。

起初,每有人走近「囚室」,我都以為是你回心轉意,連跑帶跳地衝! 向鐵欄杆?
希望一切只是場惡夢。後來,我開始期盼會是想收養我的好心人,任何人,只要把我從這夢魘救出去就好。

最後,我明白我不 會是中心其他幼犬的對手,牠們活潑可愛,沒有包袱,我開始長期縮在「囚室」一角,靜靜等待。有天,下班前,我聽到腳步聲來找我,跟著她,我蹓過長長的走廊,入了一個房間。靜得像天國似的一個房間。

她把我放上桌子,揉著我耳朵,叫我不要怕。我的心砰砰跳著,估量著下一步會是甚麼,暗地裏,卻有點如釋重負。做囚犯的日子,似乎走到盡頭了。

我的天性不改,看見她邊拿起針筒邊流淚,又開始為她擔心。我明明白白到她的情緒,正如我明明白白你的一樣。我輕輕舔著她的手安慰她,就如從前安慰著你。

她專業地把針滑進靜脈,刺痛帶著一陣清涼的液體流遍我全身。我累了,躺下,想睡了,抬頭望著她慈愛的眼睛,我喃喃怨道:「豈有此理!」

她不知是看得懂,還是聽得懂,抱著我,抱歉地說對不起。
又匆匆地解釋一切都是為了確保我不用受苦,不用受遺棄。我去的地方充滿著愛,充滿光明,會比這個世界更適合我。

我用盡最後一分氣力,重重地擺了擺尾,想告訴她,那句「豈! 有此理!? ,不是對她說的,是對我最愛的主人說的。我會永遠想念你,也會永遠等你。

我希望你一生遇上的所有人,都和我對你一樣有情有義,都和我對你一樣忠誠。

註:有人在美國,用七千美元在報紙買了全版廣告,來刊登 Jim Willis 寫的這篇
<How Could You> 。Jim

的英文版歡迎轉載,我這篇翻譯也是一樣。有心人,先多謝了。

倪震

原文2006年十一月廿七日於舊網誌

Communication Skill

標準

As I grew older I am more and more convinced most of the interpersonal problems arises from poor communication skill. A lot of times what we did is not self-explanatory…as much as we want it to be.

I’ve seen love lost and relationship turns sour because of this, mine including, when we were young we tends to think the World is black and white so if I think I did my best, it must be the other party’ fault, maybe he/she is too demanding, maybe she is not appreciative, maybe she took things for granted; rarely we stop and think, maybe I got something to do with it; maybe I should have explain it more clearly; maybe I should have asked; maybe it is not what she wants…it is very much like, waking up at 5 to make my salad breakfast everyday and I am not even half happy…where the fact is I hate freaking salad.

We just never asked. People tends to think ones lover should know what his/her lovers like/love/hate, fact is, we don’t…and we probably will never know it all, even after years of living together.

A test for all my friends to test his/her communication skill

http://www.queendom.com/tests/access_page/index.htm?idRegTest=683

 

http://www.helpguide.org/mental/improve_relationships.htm

 

原於2006年度十一月十八號於Yahoo舊blog

溫故知新

標準

看到一個網誌作者在談搬家,想起自己半年前搬來這裡,的確喪失了很多舊朋友。看到他說把舊網誌搬到新網誌,令我想起我也應該把一些喜歡的網誌搬過來,說到底,不知道那邊會不會被刪除呀,白花心機怎麼辦

所以決定把一些喜歡的,也搬過來

也是個機會給我重溫一下自己寫的

 

新少林寺

標準

被朋友強迫下去咗睇新少林寺。簡單講,爛片一套

雖然我個人好佩服佢做事勤力有禮,但係一向覺得劉生做戲好劉華,無論忠角奸角,總之就係要型

套片上半講劉生係一個大軍閥,殺人不眨眼,為咗權力重準備謀殺兄弟,響落手前計中計俾自己手下謝亭鋒黃雀在後差點被一舉殲滅。劉成功逃脫但女兒不幸身亡,之後講佢點響少林寺被救,心態由開始時深深不忿,到後來看破自己才是一切問題源頭,深自懺悔

頭段拍得已覺十分憍情,劉嘅角色十分邪惡,亦十分平面。一路覺得香港電視劇人物好平面,覺得係方便老人家同小朋友(唔覺老人家好鍾意問邊個係衰人/壞人咩);好壞分明方便佢地嘅認同感,估唔到電影都係咁

後半講謝得權後點樣變本加厲,重同洋人勾結,出賣國寶,殘殺同胞;謝嘅邪惡程度簡直有點漫畫程度,為邪惡而邪惡了,有點滑稽。而劉就搖身一變帶領少林僧人變成義勇群英,上保國寶驅逐番邦洋鬼子,下救難民於危難。最尾重要講段彷彿Martin Luther King I have a dream咁嘅少林精神長留我心,加上難民頂禮膜拜,少林僧人直情義勇群英加菩薩降世。最後劉捨身成仁,開度埋謝,劉生fans差不多要手按心口反白眼

恕我唔係劉嘅影迷,亦唔覺得套戲講出咩少林精神/佛教精神(反而覺得戲內二師兄拿住戒刀追殺謝嘅殺手,話超度佢有點令我反胃)。

因為要符合大陸市場,所以最終大惡人都係老外,就算謝咁喪心病狂,都差尐被害,其實近年都有唔少片係咁,就好似葉問2

 

講到尾,我都話睇127小時㗎喇

酒徒

標準

飲咗酒好多年,由細個個時開始飲威士忌(因為扮大人),到大D鍾意飲劈酒(因為自以為好飲得),到再大D飲啤酒(因為窮),到近十年唔劈轉飲紅酒;酒都陪咗我有二十個年頭,一路對酒都好有興趣研究,但直到早前先終於的起心肝去報wine studies 嘅 course

同我一齊嘅係我識咗十年八載嘅朋友(亦係酒友);上咗幾堂後一次宵夜我冒著從此被人恥笑嘅危險鼓起勇氣問…有無覺得唔係好識丫?好彩答案係一致性嘅…有…我話,上呢個course最大用途係話俾我聽我其實飲咗廿年酒係咩都唔識嘅。

近來看了劉以鬯的酒徒,王家衛的2046明顯取材於劉的小說,有人說王早有承認,有人說他沒有給版權,是抄襲。

看完小說,的確和2046裡的周慕雲有七成相似,對白也不少直接從酒徒搬紙過字。如果真的沒有得到劉同意亦沒有付版權,那的確是抄襲了。

酒徒的主角沒有梁朝偉演的周吸引人,他只是個沒有膽量面對現實的文化人,但是書中劉用了很多個人獨白和意識流的寫法,劉亦被稱為意識流小說之父。對2046有興趣的,不彷找本來看看